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六零萌妻别太馋 > 发家致富279不透剧四四

发家致富279不透剧四四

神霭,“……”硬生生被媳妇给气的心肌梗,拉着媳妇到身边,看不到媳妇两条腿能看到一半的身体,这画面简直操心透了。

“是谁说过这个话的?”

冻萌萌,“李校长小儿子。”

神霭,“明天去找他。”

神霭心里非常清楚,去找李建国的小儿子,根本就没有用。他曾经听奶奶说过,小孩子的心灵最纯净,眼睛干净剔透,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可也应该没道理。

他和媳妇都不算常人。

媳妇的腿没了,他们不可能没有察觉的。

事关他媳妇,他连一根头发丝都能记住的,媳妇的腿突然没了这种事,怎么可能瞒得过他。

冻萌萌戳戳他的胸口,“一会会就冒回来了。”

神霭握住媳妇的手,板着脸,“不许闹。”

冻萌萌咧嘴,“哦。”

两人这晚上,就盯着已经没了腿的看,直到天蒙蒙亮,后面的公鸡跳起来打鸣的时候,那两条腿才隐约的冒出来。

冻萌萌打哈欠,“长出来了长出来了,睡觉吧。”

自从生了两崽崽,她就喜欢上了睡觉。一晚上不睡,是撑不住的。

腿长出来,她到头就睡。

神霭面色冰冷,看着一秒就睡死过去的媳妇,和媳妇那两腿逐渐清晰的双腿,他的手指头捏得咯嘣的响。

木幽幽的抬头。

精准的朝着天空某个方向,阴森森开口,“星际早就毁了,你想把我媳妇带回去,你做梦。”

天空一道雷劈下。

神霭面露嘲讽。

张秀兰起来做早饭,看天气,是个大晴天。

听到雷声,她跟男人嘀咕,“真是奇了怪了,没刮风下雨的,打啥雷啊。”

冻门,“没啥好奇怪的。”

这些年,他们经历的这事还少吗?

张秀兰跟着笑,“淘米吧,我去后院看看。”

每天大早上,他们都要弄一次粪水。

冻门,“我去后院。”

说话声和脚步声小了,冻萌萌嘀咕一声,翻身钻进了被窝。

……

冻家村大学生酒席定在农历腊月二十七。

这一天整个冻家村都是张灯结彩的。

每家每户挂满了红灯笼。

还没过年,男女老少都穿上了新衣服。

拉货车突突的开进来,司机呦呵一声,“酒水送来了。”

就有负责酒水这块的冻家中年人招呼一群人去搬酒和果汁。

整个村子忙的热火朝天。

柳童的大儿子考了全村第三名,他决定去京都读大学,这是神霭给他规划的路。柳童跟冻萌萌嘀咕,“那臭小子,想着去学表演,啥是表演?没个正经。”

冻萌萌指着屋里的电视。

“上面的表演。”

冻家村家家户户都有电视,她眨了下眼睛,“萌萌说表演好,那就学表演。”

冻萌萌咧嘴。

柳童跟她说了会话,就跑去厨房帮忙了。

冻萌萌低头,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两条腿,她木着脸,她总觉得这两条腿不是自己的了。

每到晚上,两条腿就消失。

小白脸发了好几次脾气了。

冻萌萌皱眉头。

“瓜,可甭坐着了,外头正找你呢。”

喊她的是老村长,这两年老村长越发的精神,曾经被雷劈过后要杵着的拐杖早三年前就扔了。

现在走起路来,那是虎虎生威的。

冻萌萌哦了声,慢腾腾的朝村口走。

走到隔壁的时候,她脚步停顿了下,风水师出门很久了,一直没回来。

跑进去看了眼,屋子里都是灰尘。

冻萌萌撇撇嘴,去了村口。

“村长,这大石头咋回事?”站在村口的大小伙子们很着急,他们今早送货出去,回来的时候,车子开到村口,那大石头咯嘣,就给他从中间裂开了。

一点点碎掉的石头砸在地上,把他们吓着了。

今天是他们请客的好日子。

所以他们把车开到了大石头前面,把这一幕给挡住了。

就是这心里闹得慌。

这大石头在他们村口,这么多年,跟有生命似的。现在这石头断裂了,突然就觉得这石头没了生气,连颜色都暗淡的很多。

“村长。”

一群小伙子围上去,有些焦心。

冻萌萌凑近石头,看到裂开的大石头,心里有些凉凉的,她伸手在石头上摸了摸,猛地垂头看向自己的腿。

她的腿在一点点的消失。

一群小伙子,“……”

惊恐眼。

冻萌萌将手从石头上收回来,但是她的腿还是逐渐的延伸消失。

村、村长——

小伙子们是惊骇的,但他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冻萌萌慢腾腾的转头直勾勾的看着他们,“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

小伙子们刷刷整齐的摇头。

冻萌萌就把他们给拍晕了。

看眼晕在地上的一群人,冻萌萌皱眉头,转头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大石头。

大石头在她的视线里,一点点的成了粉尘消失在天地间。

冻萌萌,“……”

神霭焦急的跑出来,放着大石头的村口那位置,现在是空空如也。神霭闭了闭眼睛,他走过去将媳妇搂在怀里。

“乖。”

冻萌萌戳戳他的腰,不让小白脸说话。

神霭木了脸。

冻萌萌在他的胸口滴滴的说,“我不知道会这样。”

神霭点头。

冻萌萌,“我的腰没有了。”

神霭瞳孔缩了缩。

冻萌萌仰头看他,“我们什么时候去深圳,你说的地方。”

神霭扯扯嘴角,“明天就去。”明天就去。

冻萌萌咧嘴。

她从村口往里看,热闹的冻家村,这时候在她眼睛里是飘忽不定的,走动的人影和摆放的桌凳都是扭曲着。

冻萌萌闭上眼睛,“冻村长会一直存在的是不是?”

神霭坚定的点头,“会。”

就算他们离开了,冻家村也有他们的儿女。

冻萌萌看眼自己闪动的手指头,咧嘴,能在就成。

她…

冻萌萌心里闪过老头子和粗汉子佝偻的身影,那是她刚来这具小身板之前,这两个坐在台阶上悲伤的身影。

冻萌萌抬手捂住胸口,有些委屈,“有点疼,它不听话。”

神霭将她抱紧。

抬头看着阳光。

有什么不好的?总之媳妇在哪他就在哪,不怕啊。

……

躺地上的小伙子们醒了。

他们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睡在这村口的地上,看眼时间,都惊叫,“赶紧赶紧,都要开席了。怎么回事?没人喊我们?”

一伙人赶紧回村。

“等等,咱们村口这大石头呢?”

大家伙朝村口看了看,表情茫然,“有石头吗?我怎么记得这就是个空地啊?”

“小六子你是不是给记错了?”

冻六子,“啊,好像是空地啊,我记错了。赶紧回家去。”

一伙人脑子里有瞬间的浆糊,然后乐滋滋的回村了。

村里已经打过开席鞭炮了,几人回去后还被逮着说了一顿,也不看今儿是什么日子,玩到这点才回来。

几人也挺委屈的。

但他们就是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地上,在那之前,到底发生过什么。

这场酒席,冻萌萌没去敬酒。

敬酒的是红光满面的老村长。

十里八乡的人都乐滋滋的恭喜着村长,“村长你们村可了不得啊,出了五十几个大学生,了不得了不得,这酒得干了。”

老村长,“应当应当。”

走了一圈下来,老村长有些迷糊,跟两儿子嘀咕,“咋都喊我村长了?我是老村长啊,现在的村长是冻瓜,瓜……”

两儿子惊愕的看亲爹,“爹,你老糊涂了吧?冻瓜…早几年就死了。”

老村长,“……”

抬手就打,“混账,我让你们嘴巴没把门,我打死你们两个犊子。瓜是你们两兔崽子能说的吗?”

两儿子,“!”

被打的两人躲在一旁委屈。

亲爹犯什么糊涂?

老村长,“兔崽子,滚蛋。”

他转头就上冻家,找冻瓜给两话。

到了冻家,冻三爷沉沉的看着村长,脸色非常的差,“你说瓜?你回去吧,没啥好说的。”

老村长,“……!”

略惶恐。

咋就没啥好说的了?

“我跟你犯不着说,老兄弟,瓜躲在家里吧,她不能喝酒,还是有果汁茶叶成,她可是咱们村头一个大学生,得去喝一杯。”

冻三爷发怒,“滚,你滚。我孙女死了多少年了。”

老村长懵逼脸。

“什么死不死的?你没失心疯吧?瓜是咱们村长,活的好好的,你这晦气话赶紧收回去。”

冻三爷阴沉着脸盯着他。

老村长就苦口婆心的说了几句。

冻三爷脸色突然好了,乐呵呵的跟他说,“瓜啊,跟我孙女婿抓螃蟹去了,说是明天要去深圳,要带点螃蟹走。田里养着的螃蟹好吃。就不去敬酒了,老村长喝完就成。”

他转身进屋,拿了两只桶,去了田里。

老村长,“!”更懵逼脸。

Copyright@2020